all遥✖️all凑🤗

我们的团宠凑凑~~

麻麻爱你!

这这这这是抢婚宣言了叭!!


我们凑小天使都懵在原地了好叭!



都给我吃!糖!!

我回来啦~


在身体有所好转之后。


#烧饼夹辣条好吃#


有没有一种你一闻便能勾起回忆的食物?
是胡同口的烧饼,是街角的豆腐脑,还是南北街上的羊肉汤?

吴邪很喜欢刚出炉的烧饼,酥软香嚼久了满口都是面香。胖子则会多拿五毛钱加一包辣条,走在路上辣条飘香十米。打烧饼的师傅是个英姿飒爽的姑娘,举止间颇有江湖气息。胖子曾念叨过她,结果烧饼师傅只一下擀面杖便将他后背打出一道乌青,胖子呲牙咧嘴在床上趴了许久也没缓过来。
“惹不起啊。”

张起灵则独爱喝吴邪磨的豆浆,一早便眼巴巴的坐在台阶上望着在庭院忙碌的吴邪。
吴邪被盯着不好意思了,反手丢过去一颗红枣,但枣的下场多半是被手指夹成两半。胖子抖腿嗤之以鼻:“浪费粮食哦。”
可惜没人理他。...

#一些琐碎#

吴邪在庭院中的树下埋下一坛女儿红。
胖子在旁边念叨:按习俗昂,喝到这酒得等下辈子了。
吴邪不搭话,俊朗的眉眼间写满惬意。
[还有秀秀呢。]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张起灵睡觉时喜欢抱着东西,以遇到吴邪为界点,之前是小金刀而后是相对来说较柔软的吴小三爷。
每天晚上,吴小三爷总会不情不愿的被床上的男人拉过去拥在怀里。
[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,我的脸往哪搁?]
吴邪嘟囔着,身体却与身侧的人贴合在一起。
两人相拥而眠的姿势亲密无间,仿佛天生一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约考了…
害怕➕紧张

#拍证件照#

胖子找的影楼位置偏僻,我七拐八拐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。
门口立着的招牌在风雨的洗礼下褪了色,一没注意一脚踏进低洼,湿了点裤脚。
打起门帘,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入耳,伴随着的是胖子魔性的笑声。

“诶——对,您的脑门儿低点儿——好嘞!”

我眼皮一跳,拍照需要低脑门?
因为照相的地方在隔间,进门迎接我的是悬挂在门框上的迎宾玩偶,绿色青蛙咧着大嘴嚷嚷着欢迎光临。
胖子听到动静,在墙角露出半张大脸,乐不可支道:“天真你快来看小哥。”
我上前,并在心中做好了一万句赞美闷油瓶的话。

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等待我的,是没有刘海的闷油瓶。

具体形象参照上图。

可胖子和照相馆老板把闷油瓶夸成了一朵娇艳欲滴的霸王花。
对上闷油瓶略...

#凶什么凶#

家里遭贼,此贼不图钱财,吴邪刚蒸的馒头连屉布倒是被其一锅端。
第二天一早醒来的胖子得知此事脸一黑,二话不说抡起擀面杖就往隔壁冲。

“黑瞎子你他娘的把馒头还给你胖爷爷。”
老旧的木门被胖子一脚踹开,黑瞎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桌上尖着嘴喝粥,看他进来后抱着碗原地转了个圈。
“哟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。”
胖子大力撸起袖子骂骂咧咧道:“少废话,交馒不杀!”
黑瞎子笑得格外灿烂:“都吃完了。”
胖子不信,手中的擀面杖舞的虎虎生威。黑瞎子端着碗在屋里跳来跳去,空隙里不忘刺挠满头大汗的胖子。

吴邪刚过来就是这一幅场景。
黑瞎子一偏头,躲过迎面飞来的搪瓷杯子,冲一脸懵逼的吴邪愁苦:“徒儿,你评评理,为师累死累活的把你拉扯大...

(现欧)小森林

1.有个小毛头

2.无聊时的脑洞

3.今天也是土味一只一

全文4k+ 食用愉快w


“小白阿姨,我们什么时候到啊?”

一辆白色的SUV行驶在公路上,驾驶座的女人从后视镜看了眼懒洋洋玩自己手指的卷毛小毛头,嘴角一勾安慰他:“很快。”

“很快?”小毛头脸上的表情跟他爹一样,看谁都是欠他八百万的样子。白君妍在心底估计一个数,报给高述缩小版:“二十三分钟。”

“哦。”

小毛头点头,托着小下巴故作深沉:“小白阿姨,你说阿爸会喜欢我带给他的种子吗?”

白君妍一头黑线:崽,你随便给你阿爸买个游戏都比一后备箱的种子强。饶是如此,想到本子一脸恶趣味的笑,...

(练笔)

一候鹿角解,二候蝉始鸣,三候半夏生。

地头的西瓜熟了。


自从把小哥拐进雨村,吴邪便打定主意后半生在这里养老。倒不是说雨村环境怡人,吸引他的反倒是离村子不远处,绵延数公里的山。

吴邪喜欢山,胖爷曾掰着手指头给吴邪瞎算:“天真,俗话说的好仁者乐山智者乐水,看你三天两头地往山里跑,难不成有比小哥更吸引人的存在?”坐在一旁剥蒜的张起灵目光平静,胖子的话似乎与他无关。

吴邪懒洋洋地支着头歪在摇摇椅上,双目半阖懒得理他。胖子也不尴尬,坐在一堆大蒜中央乐得像尊弥勒佛:“天真这么俊俏,可别被魑魅魍魉拐了去。”吴邪无语:“有小哥,不怕。”

张起灵闻言,古潭般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胖子看看...

(练笔)山下的人们

1.(吴一穷)
昏暗的房间,似有若无的轻笑与令我打喷嚏的青烟构成了我整个童年记忆。
狗五爷怀抱三寸丁,手抬起抬落间露出翠绿色的镯子,在黑暗中散发幽幽柔光,煞是好看。
“儿呀……”
即便快到入土的年纪,江湖人称狗五爷的吴老狗依旧是二八少年模样。
“如果你能见到那个大猪蹄子,就转告他一句话。”
我仰头,父亲黑着的脸就像吞了一只绿头苍蝇:
“他娘的还欠老子五块大洋。”
可直到父亲入土,我也没见到张大佛爷。
起初我还不懂,区区五块大洋有什么值得父亲惦念的。
后来才知道,在那个年代结婚,需要交五块大洋的手续费。
我对张大佛爷的记忆不多,印象中这是位连呼吸似乎都染带着血腥的司令。
可他为父亲拂去头上碎花的模样,却被年仅五岁的我深...

1 / 5

© 一只一 | Powered by LOFTER